西部法制傳媒網 > 法治110

“我辦的不僅是案子,也是別人的人生”

——陜西至正律師事務所律師李龍辦案手記

作者:李龍

他對犯詐騙罪認罪認罰,檢方欲以犯罪數額特別巨大的情節提起公訴,量刑建議為十年有期徒刑,辯護律師認為案發前歸還款項應當扣除,且部分犯罪數額需重新計算,從而進行罪輕辯護。經與偵查機關、公訴機關、審判機關有效溝通,最終為被告人在十年有期徒刑認罪認罰的情況下爭取到七年有期徒刑的判決結果。

首次會見·絕望

“他經常開著豪車來接我,帶我出去玩,住高檔酒店,我們很快就發生關系了。每次他要用錢,我出于對他的信任就轉給他了……”這是其中一位被騙女性對公安機關的陳述。本案主角程某以富家公子的形象出現在數名被騙女性的生活中,在發生關系后立即以做工程、生意資金周轉、還房貸等虛假理由對多名被害女性進行詐騙,涉案金額超過五十余萬元。

因涉嫌詐騙罪,程某被西安市公安局閻良分局采取強制措施并羈押于閻良區看守所,我和王義波律師接受程某家屬的會見委托后,前往閻良區看守所首次會見程某。此時的他身著白色防護服,戴著手銬腳鐐,眼神飄忽不定,緊張不安地聆聽著我們介紹律師身份和他享有的訴訟權利以及罪名相關的法律規定。

當所有會見程序進行完畢后我們走出看守所,無奈地告訴程某的哥哥,經程某陳述,涉嫌詐騙罪屬實,涉案金額應該超過五十萬元。我將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實施細則中關于詐騙公私財物,犯罪數額達到特別巨大(五十萬元)起點的,在十年至十二年有期徒刑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的內容告訴他哥哥,并且告訴他這還僅是確定量刑的起點,最終刑期要結合各種從重、從輕量刑情節進行綜合確定,如是否存在自首、立功、退賠、諒解、認罪認罰、累犯等等。

程某哥哥眼神中閃過一絲絕望,十年,還是量刑起點。這對任何一個普通家庭而言,都是難以接受的結果。我們詳細溝通了會見的過程和程某的現狀后,他哥哥稱家人們對程某已經失望了,以前沒被抓起來的時候就經常被人找到家里追著還錢,家里人無奈也就幫他陸續還了一部分。這次事情嚴重,他哥哥也要回去和家人商量后再決定是否繼續委托律師,此時是程某剛被抓獲的第十天。

認罪認罰·十年

一轉眼,三個多月過去了。正當我和王義波律師每日忙碌處理著各自手頭的案件時,程某哥哥再次給我打來了電話。我差點沒想起這個案子,因為當時我也認為這個案件的涉案金額會直接導致量刑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家屬放棄委托律師也是意料之中。當程某哥哥再次和我通話時,聽筒中傳來的聲音充滿了疲憊,大致意思是家屬間經過激烈的討論后最終決定還是為程某委托律師,這樣即使出現了極端重刑的情況,程某和家屬們也沒有什么遺憾了。此時我再次想起了那句“我辦的不僅是案子,也是別人的人生?!?/p>

正式接受委托后,我們立刻與公安機關的偵查人員進行聯系,被告知案件已經移送到了檢察院,我們又與檢察院聯系,得到的答復是案件已經審查完畢,并已移送至閻良區人民法院。家屬三個多月的猶豫,致使我們沒有趕上偵查階段,現在連審查起訴階段也錯過了。更令我們驚訝的是,檢察院告知我們,因為審查起訴階段沒有辯護律師,檢察院在值班律師的配合下,已經讓程某簽署了認罪認罰具結書,程某認罪認罰后,檢察院的量刑建議為十年有期徒刑。

魚和熊掌·異議

不出意料,十年。本以為程某對認罪認罰并無異議,但當我們再次會見程某時,他卻對認罪認罰頗有微詞,他本以為認罪認罰了就可以輕判,所以對部分涉案事實沒有過多的辯解,也沒有與檢察官進行深入的溝通,結果得到的是十年有期徒刑的量刑建議,他對此極為不滿。但他同時又不想推翻之前的認罪認罰,從而陷入了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的兩難境地。

我們得知這個消息后,深感辯護的壓力,因為在嫌疑人認罪認罰后的大量案件中,辯護律師更多的是走走程序,以配合檢、法機關的公訴和審判。一旦辯護律師進行過度辯護,就會面臨檢方和法院的發問:“是否對認罪認罰反悔了,是否需要撤回認罪認罰?”說得直白點就是:“人家自己都認罪認罰了,你辯護律師還折騰個什么勁兒呢?”

自2014年8月起,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在14省18個地區開展刑事速裁程序改革試點,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改革的主要內容在刑事速裁程序改革當中已經初具雛形,到2016年9月最高法、最高檢在北京、天津、上海等18個地區開展刑事案件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試點工作,再到2019年10月“兩高三部”聯合印發《關于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對認罪認罰制度適用范圍和條件、認罪認罰的界定、從寬的幅度等作出具體規定,才真正為認罪認罰案件辦理提供了操作指引。

本案中,在認罪認罰的情況下,對部分非主要犯罪事實及情節提出異議是否會影響到程某“認罪”的認定,決定了本案中辯護律師是否可將魚和熊掌同時兼得,為程某爭取符合罪行相適應原則的量刑?!吨笇б庖姟分小罢J罪”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對指控的犯罪事實沒有異議。承認指控的主要犯罪事實,僅對個別事實情節提出異議,或者雖然對行為性質提出辯解但表示接受司法機關認定意見的,不影響“認罪”的認定。據此,我們基本確定了對部分非主要犯罪事實及情節提出異議并不會影響到“認罪”的認定,故而對案件中存在的問題進行了梳理和匯總。

刑事閱卷·博弈

我們從法院復制了本案案卷,接收了起訴書,起訴書中指控程某騙取七名女性共計51.9萬余元,根據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詐騙公私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薄蹲罡呷嗣穹ㄔ?、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詐騙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規定,詐騙公私財物價值五十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規定的“數額特別巨大”。我們初步判斷,本案如無其他量刑情節,數額亦無誤的情況下,判處十年有期徒刑已經是最低的量刑結果了。

出于辯護律師的職業職責,我們堅持認為不到最后一刻絕對不能放棄實質辯護,從而對偵查機關搜集的全部證據進行審查,對受害人提供的轉賬流水進行了全面的梳理,分別對發生時間、收入/支出、交易方式、交易對手賬號和案卷位置進行了統計,從上萬條轉賬記錄中整理出353條與程某有關的交易記錄,從程某和各被害人的筆錄中整理和摘錄了影響案件事實認定的大量內容。

之后我們將整理出的353條轉賬記錄高度濃縮再次匯總,同時準備了案發前程某已通過中間人向被害人之一退還7萬元的相關證據,并整理了公安機關在統計另一名被害人被騙金額時未區分支出和收入,導致涉案金額多算了1萬余元的材料。

為避免在庭審過程中出現與公訴機關激烈對抗的情形,避免程某認罪認罰情節不保的風險,我們特意前往檢察院與承辦檢察官進行了細致的溝通。檢察官對案發前歸還款項是否應當扣除有不同意見,并特別強調最高檢于2020年4月10日在最高檢官方網站上發表了標題為《案發前退款不宜一律在詐騙數額中扣除》的文章。但對公安機關對涉案金額計算有誤的情況予以認可,并當場邀請偵查人員一同進行核對,最終確定公安機關對涉案金額計算確實有誤,庭審中會對犯罪金額變更起訴,但此時涉案金額仍未減少至50萬元以內,依據法律規定仍應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既然檢方對案發前歸還的款項應當扣除不予認可,那我們只能寄希望于法院審判過程中的認定。為此,我們專程前往閻良區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與主審法官進行溝通,并向其提交了書面意見,其中特別提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關于申付強詐騙案如何認定詐騙數額問題的電話答復》,該答復指出:“在具體認定詐騙犯罪數額時,應把案發前已被追回的被騙款額扣除,按最后實際詐騙所得數額計算。但在處罰時,對于這種情況應當作為從重情節予以考慮?!?/p>

我們同時提交了浙江省蒼南縣人民法院(2018)浙0327刑初51號董希亮詐騙罪一審判決書和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浙03刑終1991號二審判決書。蒼南縣人民法院在詐騙數額認定的問題上指出:“被害人謝某報案時實際被騙數額只有4500元,至于案發前被告人董希亮已經歸還的2000元,宜在詐騙數額中扣除。辯護人此辯護意見,予以采納?!睖刂菔兄屑壢嗣穹ㄔ赫J為:“被告人在案發前歸還部分款項,涉案數額尚未達到詐騙罪的構罪標準,一審法院對被告人在案發前歸還的數額予以剔除,并判決被告人無罪合法??乖V機關提出的抗訴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p>

該案中公訴機關的抗訴理由不被法院所認可對本案有巨大幫助,同時我們特別向主審法官提示了如相關金額扣減后,涉案金額會減少至50萬元以內,根據刑法和詐騙罪司法解釋之規定,應當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幅度內進行量刑。主審法官在接收相關書面材料和判例后也對此案引起了相當的重視,并承諾會與檢方進行妥善溝通。

《指導意見》中對于量刑建議,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量刑建議明顯不當,或者被告人、辯護人對量刑建議有異議且有理有據的,人民法院應當告知人民檢察院,人民檢察院可以調整量刑建議。人民法院認為調整后的量刑建議適當的,應當予以采納;人民檢察院不調整量刑建議或者調整后仍然明顯不當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作出判決。我們認為本案即使檢方不對量刑建議進行調整,法院也會在查明案件事實的基礎上進行合理判決,雖然可能會被扣上“不認罰”的帽子,導致認罪認罰的情節不保,但若涉案金額減少至50萬元以內,量刑再重也不會超過程某最初認罪認罰后的量刑。

法庭審理·值得

最終,本案于2021年9月23日開庭審理,因庭前與辦案警官、檢察官及法官進行了充分地溝通,檢察院當庭變更起訴金額為40余萬元,量刑建議從十年有期徒刑變更為七年有期徒刑,同時認定程某具有認罪認罰情節,檢察院和法院基本采納了我們的全部辯護意見。

庭審結束后,我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為通過不懈努力而爭取到的罪行相適應的量刑而欣慰。我發了一條朋友圈,內容為:“經充分的庭前溝通,量刑從十年變更為七年有期徒刑。這個上午,為被告人爭取到了三年寶貴的人身自由,人間值得?!?/p>

相信經過此次漫長的服刑,程某會有足夠長的時間來反思自己的罪行,騙取的財物也會由相關執行部門進行追繳。而被騙的多名女性,雖然經濟損失能夠部分挽回,所遭受的心靈傷害卻很難愈合。所謂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愿她們放下痛苦的回憶,繼續微笑前行,因為人間值得。(李龍)

(編輯:張群)
无码日韩精品一区二区免费